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女刹归

>

女刹归

悦上眉梢著

本文标签:

古代言情小说《女刹归》,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纪婉仪李继元,作者“悦上眉梢”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司马府人丁兴旺,李氏孕育了三儿一女,其中大舅舅司马彦现下掌管着司马府的一切生意上的事务。二舅舅司马浔早些年学了点拳脚,对生意上的事则没有半点兴趣,倒是二舅母李氏,是外祖母的堂侄女,掌握府中的中馈,管理府里的大大小小。三舅舅司马逸有个秀才功名,整天寻花问柳,为人放荡不羁,老夫人李氏和司马邕管教不了,也...

来源:fqxs   主角: 纪婉仪李继元   更新: 2023-03-18 12:26: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纪婉仪李继元是古代言情《女刹归》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主仆二人进了酒楼,就有小二迎了上来:"两位里边请!是雅间呢还是…""自然是雅间了!"小二一甩帕子,吆喝道:"楼上雅间两位!"遂引着二人往楼上去刚落座,还没来的及点菜,就听外面闹哄哄的"凭什么她们可以进雅间我们就必须要去大堂?怎么?她们是贵客,我们就不是了?"只听一个小二唯唯诺诺道"姑娘误解了,只这雅间现在已经没有了"纪婉仪听出这话里话外的掂对,想来说的应该是她们了,遂给春柳递了一个眼神,春柳...

第七章 司马府


次日一早,纪婉仪带着春柳早早的就来了司马府。

司马府虽说是整个大燕朝的首富,可这府邸却不如纪府那么气派。也是,士农工商,商人地位低贱,纵使有钱,也不能逾矩!

纪婉仪看着朱漆大门,一时间又想起上一世司马府的结局,如今再看,竟有了一种不真切的感觉萦绕心头,仿佛自己一眨眼,这府邸就消失了一样!

早有小厮看到纪婉仪的马车,提前去主院通报,不多时司马家的老夫人李氏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纪婉仪回过神,看见老态龙钟的外祖母李氏,赶忙上前去扶着,二舅母也识趣的让到一旁。

司马府人丁兴旺,李氏孕育了三儿一女,其中大舅舅司马彦现下掌管着司马府的一切生意上的事务。

二舅舅司马浔早些年学了点拳脚,对生意上的事则没有半点兴趣,倒是二舅母李氏,是外祖母的堂侄女,掌握府中的中馈,管理府里的大大小小。

三舅舅司马逸有个秀才功名,整天寻花问柳,为人放荡不羁,老夫人李氏和司马邕管教不了,也就随他去了,左右不惹事,他们就也不管了,只是苦了他妻子王氏,每天要给他摆平那些个烂桃花,也惹得李氏对她也颇有微词。

“乖孙,你身子骨才见好,怎么不在家多多休养?这冷天拔地的,巴巴的跑来做什么?

纪婉仪扶着李氏,扯着嘴角笑道:“我倒是想好好修养来着,只是这耳朵见天都火辣辣的,想来是外祖母天天念叨,实在受不了,索性过来瞧瞧,叫您老也放宽心!

李氏边走边骂:“你们听听,敢情这泼猴在府里待不住,想出来溜达了,就拿我这老婆子做借口了!众人听罢又是一阵哄笑。

司马府占地不大,所以没用多少功夫就到了内院主屋。李氏忙拉着纪婉仪坐下,又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见纪婉仪仿佛是瘦了,又止不住的叹气,纪婉仪何尝不知道她心里所想,只是大家都很默契的不说而已。

李氏心疼,但却不能说什么,对于女婿的做法,她是极不赞成的,可她又能说什么呢?如若不是深入骨髓的爱意,他何必迁怒于自己的亲生女儿?

大舅母方氏怕自家婆母会说什么煞风景的话,率先开了口:“到底咱们府里没个女儿,看看娘,这心里眼里只有仪姐儿了!旁人都被影去啦!

小李氏也接过话头:“可不是?娘这心可不兴这么偏的,这些个孙媳妇儿,也当您半个孙女呢!

李氏收回视线,笑骂道:“就你们眼皮子浅,孙媳妇儿们可比你们乖觉多了,仪姐儿不天天来,你们倒替她们先吃上醋了!也不怕让仪姐儿听到你们这些酸话咽不下去呢!

纪婉仪知道司马府向来都是和和气气的,除了三舅母整天不爱笑以外,其他人都是把心思放在一起拧成一股绳的。

“外祖母怕是不知道我喜欢吃酸的,所以舅娘们的话我听着也酸得舒坦呢!在纪府想听这么沉的酸话还听不到呢!

话刚说完,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了。

正当众人尴尬之际,一道浑厚的声音传了进来:“可是我仪姐儿回来看我这老骨头了?

来人正是纪婉仪的外祖司马邕。

众人忙起身,司马邕摆摆手,径直走向纪婉仪,拉着她左看右看。

纪婉仪死死的咬住嘴唇,硬是把眼眶里的泪水生生的逼了回去!唯恐他们发现她的异常。

司马邕却冷不防的拍了一下纪婉仪的头,把她好不容易逼回去的眼泪给打了出来!

司马邕见她哭了,也有点慌了神“怎么才拍一下就哭了?可是拍疼了?

纪婉仪点点头,又摇摇头,把司马邕弄得更慌了,李氏见状嗔骂道:“你个混老头子下手没个轻重,怎的打在仪姐儿头上?打坏了可怎生是好?

司马邕挠挠头“我也没用力嘛!

纪婉仪忙摆手:“我是故意的啦!外祖父老是喜欢打我头,说不定下次真的就被您给打傻啦!

司马邕假装凶她:“好你个泼皮猴子!敢逗你外祖了!

众人调笑之际,纪婉仪屈膝给立在不远处的司马云行了一个礼:“二表哥安好!

司马云微笑着拱手回礼“祖父祖母也只有看到妹妹才这么开心!纪婉仪笑笑不说话。转身去到李氏身边。

众人说了会子话,小李氏就出去安排午膳。

纪婉仪见司马云离去,匆忙的更李氏打了一个招呼,随即追了出去。

好容易在花园的小路上见着司马云的身影,纪婉仪忙叫住他:“表哥请留步!

司马云转身便见到气喘吁吁的纪婉仪,疑惑道:“这么着急忙慌的,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纪婉仪歇了口气,“确实有点事情想要劳烦表哥。

说罢往一旁的凉亭走去,司马云只得跟了上去。

坐定后纪婉仪也不拐弯抹角:“我想请表哥帮忙找几个人。

司马云点头:“你说。

“我想请表哥帮我找找我母亲当年身边伺候的人。

司马云颇为意外“姑姑?好端端的你找姑姑身边的人做什么?

“我偶然得知,当年我娘的死不简单!

司马云更加疑惑,心道:姑姑当年不是因为难产而亡的吗?怎么又说她的死不简单呢?

纪婉仪仿佛看出司马云心中所想:“表哥肯定很疑惑,其实当初我乍然听到这个消息也感觉很意外,但后来仔细想想,这件事确实处处透露着诡异!

司马云依旧不说话。

“表哥想想,如果我爹真的对我娘一往情深,又为何会答应同时取杨氏入府做平妻?就算是老太君逼他,可却不能代替他洞房吧?

司马云乍听这话,不自觉的咳了两声,后细细想,仿佛也是这么回事,牛不喝水岂能强按头?

“姑父虽说取了平妻,可纪老太君也可以下药让他跟杨氏洞房啊!说完似乎又觉得跟一个姑娘说这话似乎不妥,又闭口不言了。

纪婉仪笑笑,“所以这正是我疑惑的一个点,我相信空穴来风必定有因,但目前很多事情我到底不方便去查,如果我娘当真是被人陷害,那旁人若是知道我在偷偷调查,我的处境会很危险,但若这事不是真的,我偷偷去查被杨氏知晓了,我在府中岂不更尴尬?所以这事,只能拜托表哥。

司马云点点头,不管这事是真是假,都得要好好查查“这件事交给我来办,有了消息我就告诉你。

纪婉仪嘴角上扬“如此多谢表哥了!


《女刹归》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