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萨尔拉夫的狼群

>

萨尔拉夫的狼群

米雅法儿著

本文标签:

高口碑小说《萨尔拉夫的狼群》是作者“米雅法儿”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米雅法儿温妮菲德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随着气温的渐渐升高,为了方便散热,大部分的伐木工只穿着单薄的丁字裤和抹胸,任凭自己挂满汗珠的丰腴的胸脯、柔韧的腰肢和圆润的臀部袒露在外。假如是不了解伍芙尔族的异族男性在这里的话,大概会被眼前这事旖旎的靓丽春光引得口水直流吧。“注意!要倒了!”伴随着一声有女性嗓音特有高亢的吆喝,一棵高达六丈的杉树在令...

来源:cpwx   主角: 米雅法儿温妮菲德   更新: 2023-03-19 08:36: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萨尔拉夫的狼群》,它的作者是"米雅法儿"。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随着气温的渐渐升高,为了方便散热,大部分的伐木工只穿着单薄的丁字裤和抹胸,任凭自己挂满汗珠的丰腴的胸脯、柔韧的腰肢和圆润的臀部袒露在外。假如是不了解伍芙尔族的异族男性在这里的话,大概会被眼前这事旖旎的靓丽春光引得口水直流吧。"注意!要倒了!"伴随着一声有女性嗓音特有高亢的吆喝,一棵高达六丈的杉树在令...

《萨尔拉夫的狼群》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1章



入侵

上午的阳光明媚而温暖,穿过杉树林茂密葱绿的层层枝叶后,只剩下一缕缕稀疏的光束投映到地面,形成一个个形状不一的光晕。在这片位于杉木村北面不到一里格的树林中,充满了伍芙尔女郎的靓丽倩影,劳动工作的号子此起彼伏。现在还没到春耕的时候,趁着农闲的时间,村民们告别了自己的丈夫、父亲和孩子,带着斧头长锯和粗大的麻绳,踏进树林砍伐木材。对于这个村落来说,田里种出的庄稼只是解决基本温饱,只有这里出产的优良木材,才能卖给那些来自塔克镇的商队,用于换取杉木村无法自己生产的铁器、食盐和布匹以及其他城镇工坊出产的小玩意。

随着气温的渐渐升高,为了方便散热,大部分的伐木工只穿着单薄的丁字裤和抹胸,任凭自己挂满汗珠的丰腴的胸脯、柔韧的腰肢和圆润的臀部袒露在外。假如是不了解伍芙尔族的异族男性在这里的话,大概会被眼前这事旖旎的靓丽春光引得口水直流吧。

“注意!要倒了!伴随着一声有女性嗓音特有高亢的吆喝,一棵高达六丈的杉树在令人牙齿发酸的勒勒声中倾斜,然后轰然倒下。无数的枝条在摩擦中纷纷折断,地面扬起的灰尘和如雨点般落下的绿叶还在空中飞舞,伐木工便迫不及待地围上倒地的大树,用手中的长锯将枝杈全部锯下。早在旁边等待的搬运工这时走上前去用粗大的麻绳将原木捆好,然后把麻绳扛到肩膀上,喊着统一的号子将原木连拖带拽地拉回村子里的作坊,那里有专门的木匠将这些原木刨去树皮,切割修整成规格不一的木材。锯下的枝桠和留在地里的树墩也不会浪费,都会挖走拿回村子成为做饭取暖用的柴火,或者烧成草木灰用来增加玉米田的肥力。至于在原来的树坑中补种树苗,防止水土流失的事情没有人去做,因为以杉木村的这点人口所起到的破坏作用,远远赶不上森林自然扩张的速度,卡诺顿地区的伍芙尔人甚至要主动拔掉所有在道路上新长的树苗,防止道路被大自然吞噬。

在这群热火朝天地工作着的村民中间,一个少女静静地蹲在一堆乱石面前,仿佛周围的一切与她无关。她只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棵从石缝间长出的紫色小草,用手中的小铲子小心翼翼地翻动石块挑起泥土,生怕因为自己动作过大而弄伤了这棵植物。仔细地用小铲子把小草根部的泥土慢慢刷去,然后用新的湿润泥土把它包裹起来,再用桦树皮包裹妥当。

“呼,根须全部保存下来了,不愧费了我这么多功夫。几经辛苦,元素法师米雅法儿•桑达克•加西亚终于站起身子,覆盖着棕色茸毛的长耳因兴奋而高高翘起,擦了擦了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将那棵裹进桦树皮里的紫色小草举到眼前打量。

这种植物叫作紫月草,其根部碾碎后提取的汁液是制作魔法卷轴的墨水,对于所有施法者来说都是极为有用的原料,一些有相关知识的采药人和急着用钱的贫穷魔法师会专门去采集,卖给魔法行会。

她的闺中好友温妮菲德•马杰里•阿诺德被河湾城的启明神殿分派到杉木村,以取代两个月前去世的老祭司所造成的空缺,毕竟所有伍芙尔族都应该时刻保持与启明之神的联系,而且进驻的祭司也负责充当医生的工作,没有祭司的地方就意味那个地区的伍芙尔人得不到专业的医疗服务。

趁着好友去乡村工作的机会,刚从魔法学院毕业的米雅法儿亦打算游历一番增长见识,于是陪同好友来到杉木村,不过来到这个穷乡僻壤后,米雅法儿想赚钱也只好去挖紫月草了。

“米娅,你在附近吗?

远方传来好友的呼唤,米雅法儿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蹲下而变得麻木的腿脚,扭过头冲声音传来的方向喊道:“温德,我在这,过来这里吧。

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黑色齐肩短发少女跌跌撞撞地跑到米雅法儿面前,左手按在剧烈起伏的胸口上,作出一个深呼吸后,说:“药草采够了,我们回去吧。

“我还没采够呢。米雅法儿看了看温妮菲德右手提着的篮子,里面堆满了在这季节内附近能够采集到的各种药用植物,虽然绝大部分都断枝折叶,残缺不全,但咋看之下至少有两寸厚,光想像一下具体数量就令她感到汗颜。

温妮菲德一边挽起米雅法儿的胳膊,以甜腻的声音向她撒娇道:“可是做药剂比较重要喔,杉木村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没有祭司进驻,神殿里的药剂已经没有多少储备了。我需要你帮忙嘛。

面对着闺中好友这般攻势下,米雅法儿自认倒霉地叹口气说:“好啦,别这样粘着我啦,我陪你回去就是了。真是搞不懂,明明动手能力这么差,启明神殿的成狼祭司会把这条围裙颁发给你的。

“我的魔法天赋很好嘛,而且我的答卷可是满分的喔。温妮菲德调皮地眨眨乌黑的眼睛,修长的睫毛像是两把活动的刷子,脸蛋在阳光映衬下红扑扑的,娇艳欲滴,倒是引人怜爱——每当她露出这副表情,米雅法儿都会软下心来依从她。

“是是是,你的天赋好,不然我当年怎么会在病床上躺了那么久?能够在熬制药剂时把坩埚烧穿引发爆炸,在碾磨药粉配药时搞错失手剂量,令病人吃完后小病变大病,大病变濒死。米雅法儿苦笑着,伸手点了点温妮菲德翘起来的鼻子尖。

温妮菲德确实是个好学生,草药学满分,治疗术能让脖子动脉被割断的大角羊重新活蹦乱跳,可惜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地方弄错了,她的动手能力极其糟糕,经常配错药。还在魔法学院当学徒的时候,米雅法儿喝过温妮菲德试配的一服治头晕的药汤,随后足足发了五天高烧,那段时间只好躺到病床上,事后她对这位好友所有亲手调配的东西敬而远之,实在搞不清温妮菲德是怎样才做得到这种化药为毒的失误。

如果是一些水平蹩脚的庸医就算了。问题是温妮菲德是一个能够一眼分辨并找出自身三尺范围内所有药材的祭司,能将《百草书录》上所有药剂倒背如流的医生,居然总能引发各种令人崩溃的低级错误,米雅法儿已经觉得可以当作一门神秘学来研究了。

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施法者都懂得一些草药学知识,利用各种动植物的物质配制药剂。元素法师制作的药剂多数是有益于施法的催化剂,而侍奉诸神的祭司牧师等神职者擅长制作治病疗伤的良药。

“‘只懂理论是没有用的’,雏狼祭司,你对得住你的白色围裙吗?米雅法儿将导师曾经对她说过的教诲用在自己的好友身上,可惜对于脸皮可能比城墙还要厚的温妮菲德不见得有半点作用。

“生命魔法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啦,头狼祭司的再生术还能让只剩一口气的濒死者眨眼间变得完好如初呢。温妮菲德满不在乎地回应道。这话不假,元素魔法能够凝聚能量,扭曲大自然的物理定律,生命魔法能够使伤口迅速愈合、让碎骨续接、甚至让断肢再生。这下子把米雅法儿呛得无话可说。

温妮菲德扯了扯胸前那件跟围裙无二的启明祭司袍——就一块绣着三只狼彼此衔尾相好接围成一圈的纹章的长布,十分容易辩认,长不及膝盖,在脖子处项圈固定好领口,腰间束上腰带,然后穿上抹胸和丁字裤,任凭胳膊大腿和光滑的脊背暴露在外,更别说那条摆来摇去的尾巴。“还有啦,别说这是围裙啦,你也不是穿得很少么。

米雅法儿闻言撇撇嘴,决定保持沉默。论口才,祭司能甩元素法师几里格远。米雅法儿身上的衣料不比那些伐木的村民多不到哪里去,衣服差不多只包裹着三点要害,一片三角状的小布片包裹着女性最重要的三角区域,一条指甲宽的布条绕到身后勒进两半浑圆的臀瓣中间,修长的大腿一览无遗,挺拔硕大的胸脯好比两躁动的兔子,随时要挣脱橘黄色胸衣的束缚。袒露的小腹上束有一条武装带,上面系着胀鼓鼓的小皮包、装在玻璃试管里的液态药剂和存放卷轴纸张的小木匣,一双一看便知没干过多少体力劳动的纤细小手套着麻布手套,两根食指各戴着一枚镶有红宝石的戒指,其中最能反映她身份的桦木法杖用皮带固定在后背上。蓬蓬松松的浅棕色秀发宛如大片垂柳枝叶,又像似地毯,径直垂到脚踝,绣着元素四环纹章的披风勉强从缕缕发丝的夹缝中间向外界展示自己的存在。

元素魔法的使用基础,是建立在施法者对自然界里的元素能量的感应上,为了更好地获得这种感应,要尽可能增加肌肤与空气接触的面积,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穿上宽大的袍子或者减少身上的布料。

既然要返回村落,米雅法儿闭了眼眸,凝精汇神地与自己的魔宠进行精神联结——那只被她取名为诺娃的游隼正在树林上方展翅翱翔,她打算叫它回来。

很快,元素法师和魔宠开始分享对方所有知觉。她感觉到风从羽毛间流过,湿润的水汽冰冷刺骨,大地如同画卷一般在眼前铺开,她拍打翅膀,打了个转,朝着杉木村所在的方向渐渐降低高度。然而她看见了异常的东西。

大约在距离伐木场一里格开外的一条溪边上,倒伏着两具伍芙尔人的尸体,米雅法儿认出那是杉木村的一对年轻的双胞胎猎人——露娜和蜜娜,她们的身躯以诡异的角度扭曲着,活像坏掉的布娃娃。行凶的豺狼人割下了她们的尾巴和头颅,把尾巴当作围巾缠到自己的脖子上,把头颅系到腰间当作炫耀武功的勋章。一群全副武装的豺狼人骑着六腿豹越过溪流,朝着伐木场这边直扑过来。

米雅法儿霍然睁开眼睛,切断与魔宠诺娃的精神联结,大声喊道:“有豺狼人从北面杀来,大家快跑回村子!

元素法师的示警在林间回荡,宛如一把热刀切开奶酪,就在她身旁的温妮菲德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所有村民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回头盯着她。

温妮菲德怯生生地问:“米雅法儿,你怎么啦?

“豺狼人!刚才我透过诺娃的眼睛看见成群结队的豺狼人骑兵正往这边过来!

“法师女士,您确定看见了豺狼人?可是我连大型动物奔跑的脚步声都没听见啊。说话的人是希尔瓦,一个手臂肌肉发达,有着六块腹肌的女汉子,她把巨大的伐木斧头单手扛在裸露的香肩上,皱起眉头朝北面狐疑地张望一番,映入眼帘的只有葱郁的树林。

“我的魔宠看见了!就在不到一里之外,那些豺狼人已经杀害了露娜和蜜娜!就不跑就来不及了!米雅法儿一手捂着因为强制断开精神联结而泪流不止的眼睛,一手拉起温妮菲德的手快步往杉木村那边跑去。她明白村民不想耽误伐木的营生,导致减少收入,但她更不想因此使自己和好友置身于危险之中,要是村民们不肯相信她的话,留在这里等死,那么恕她不能奉陪到底了。

“米雅法儿,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对于哪怕有着三百年漫长寿命的伍芙尔人来说,已经有两个世纪没有与豺狼人发生过冲突,也渐渐忘却了这些古老的敌人。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拿生死攸关的事情来开玩笑!米雅法儿俏丽的脸蛋绷得紧紧的,声音无比焦急,更蕴藏着从未有过的恐惧,“再不跑回去村子通知大家做好准备,所有人都得死!

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温妮菲德也紧张起来,跟理智冷静的米雅法儿不一样,她拽不过元素法师,被强拉着快走向村落,但神职者应有的慈悲与善良令她不顾上身份,用恳切的语气说:“希尔瓦女士,请相信我好友的话,让大家赶快返回村子,她不会欺骗我们的。

比起元素法师的警告,雏狼祭司的恳求显然有用得多,就像蓝星的中世纪,年轻又未树立威望的年轻贵族或许压服不了自家领地上的农夫刺头,但满嘴跑马车的神父却能把农夫们忽悠到团团转,这就是宗教的力量。

领头人希尔瓦的脸上挂着半信半疑的表情,但她选择了听从温妮菲德的恳求:“好吧,祭司大人,我听您的。她冲还愣在原地的村民们吼道:“小妞们,把木料统统扔下,拿上所有能当作武器的工具,给我死命往村里跑!

这时所有村民们顿时撒起双腿作鸟兽散,但米雅法儿却高兴不起来,就在刚才的争论中,她们浪费了好些时间,意味着豺狼人留给她们的机会越来越少。

天空之上,游隼长鸣,犹如报丧人拉响的沉重钟声。

注:在蓝星这边,胸罩和款式较现代的女用贴身三角内裤的出现时间相当晚,别看布料极少,科技含量却极高,基本上是19世纪后才诞生的发明,之前欧亚两大洲的人普遍是无内衣直接“真空状态。然而某些中世纪背景的异界小说的描写实在太过夸张,无须主角这个穿越者去发明近现代款式的内衣内裤,异界原居者就已经拥有这种先进的衣服,甚至自带金属拉链的女式露三点性趣内衣都有。我真的很想问问那位作者,他到底知不知道金属拉链的科技含量以及工业加工水平到底有多逆天啊,第一条金属拉链出现于1893年,质量和形状非常糟糕,直到第一次世界之前才有了现代“安全拉链的出现。为毛异界原居民有这样的黑科技玩意,却还在用西瓜刀对砍、擦火球互扔,应该是拿着拉拴式步枪和马克辛重机枪对射,克虏伯大炮互轰,偶尔有一战棺材式坦克穿梭于战场上才对好不好

小说《萨尔拉夫的狼群》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