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茅山禁忌

>

茅山禁忌

张宏嵊 著

刘绪五 张宏嵊 悬疑惊悚 茅山禁忌

《茅山禁忌》中的人物张宏嵊刘绪五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悬疑惊悚小说,“张宏嵊”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茅山禁忌》内容概括:阴山簿,闾山簿,邙山簿和仝山簿。而阴山簿,则为四簿之首。我怎能会不记得再逃出上西村之前,师傅苦苦交代我的往事。他那莫大的冤屈...

来源:cpwx   主角: 张宏嵊刘绪五   更新: 2023-03-19 16: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作者“张宏嵊”的热门新书《茅山禁忌》火爆上线,是一本悬疑惊悚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阴山簿,闾山簿,邙山簿和仝山簿。而阴山簿,则为四簿之首。我怎能会不记得再逃出上西村之前,师傅苦苦交代我的往事。他那莫大的冤屈...

《茅山禁忌》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1章

“他们是阴山簿的人!

那群劳力闻言,纷纷交头接耳。

从他们的神色之中便可以看出。阴山簿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地方。

其实对“茅山门,阴山簿六个字,我又怎会不熟悉?

我的师傅,几次三番救我于危难之中的马小山,他不就是出身于阴山簿吗?

茅山门分四簿三司。阴山簿,闾山簿,邙山簿和仝山簿。而阴山簿,则为四簿之首。

我怎能会不记得再逃出上西村之前,师傅苦苦交代我的往事。

他那莫大的冤屈。他那因一本玄法书而惨死的32名道众。那个苦苦萦绕在他身边,二十一年仍久散不去的心魔。

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这茅山门,阴山簿之内。

我着重的打量了一番这两个黄袍道士。

那个名叫张宏嵊,站在略前方的道士,他生的高高瘦瘦,土黄色面皮,穿着整洁,十根手指纤细修长,连指甲都修的一尘不染。

他的眉毛有些稀疏,呈现青灰色。眼睛不大,窄窄的两条细缝,却是颇有神韵。

这个张宏嵊,他的面相,颇有一些儒生之气。

站位偏后的那名道士,他的体格倒是十分壮硕。身材合中,肉眼看着便是那种骨头缝里都长健肉的体质。

这道士倒是生的浓眉大眼,只不过脸型有些刚毅,正宗的方形国字脸,双眉间有极深的一道沟痕。

上西村的老人们曾讲,眉中有竖纹,学名叫做‘悬针剑’。

都说长着‘悬针剑’的人,命途不大吉利。大都是肝火旺盛,冲动好怒之徒。

刘老板捂着自己的右手腕,缓缓从地面上站起。

他的语气仍然生硬,调门提高了八度,他仇视的盯着这两名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仍在放着狠话。

“不就是阴山簿的两个臭道士,也敢坏爷儿的好事?

你们也不满滨水县去打听打听,我刘绪五到底是什么来路?

敢得罪我刘爷儿,我定让你们在这槟水县里吃不了兜着走!

那刘老板虽然嘴里不饶人,可是不难看出,他的眸子之中已经有了些许畏惧。

他故意把自己的调门儿拔的高高,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与忐忑。

俗话说的好,会咬人的狗不叫。

在这刘老板尖着嗓子,满口胡沁之际,他的气势已然落了下风。

听了刘老板的话,那个叫张宏嵊的道士仍旧表现的十分淡定。

只不过,他身后的同门兄弟,却并不是那般好惹。

那方脸壮道士面向刘老板,张开嘴直接回呛,声音粗横且浑厚。

“什么刘绪五,我看你就是一条刘老狗。当着我们阴山簿道徒的面儿,竟然也敢这般口出狂言。

看我今天不把你这条老狗的皮剥了,与我兄弟二人当下酒菜吃!

这方脸道士说着,撸起袖子,就要往前迎来。

刚走了两步,却被张宏嵊伸手拦住。

方脸壮道士气且不顺,只见他双眼圆瞪,扯着嗓子。

“大师哥,你拦着我作甚?

就他们这群恃强凌弱,嘴里喷粪的家伙。只消得我三拳两脚,就把他们全都就地解决!

张宏嵊闻言,嗔怪地撇了自己师弟一眼。

压着嗓子斥责他道。

“咱们此次下山身负重任,你难道忘了师傅的嘱托?万事都得听我的,不准多生事端!

张宏嵊说完,自己微微向前再移两步,站在那刘老板的对面。

只见他右手握拳,左手掌抱于右拳之上,在胸前交合。行了一个武人的稽首礼。

张宏嵊语气平和,言语略显谦卑。

“这位兄台,我们兄弟二人不过是偶经于此,见兄台气性大发,欲持那匕首害这小兄弟的性命。

修道之人,岂可见死不救?

还请兄台看在我阴山簿的薄面上,饶这小兄弟一条性命!

刘老板见张宏嵊对他毕恭毕敬,只当是这小道是怕了自己,便愈发的得意起来!

他仰着脖子,鼻孔冲天,又恢复了那方才嚣张的气焰。

“你个臭道士,休要管爷儿的闲事。否则,别怪爷儿对你们不客气!

张宏嵊继续好言相劝,不过此时他的语气比刚才多了几分硬朗。

“便是兄台有意为难于我,这伤天理,害人命的行径,贫道也必是管定了!

张宏嵊说着垂下自己的双手,他的眼睛细长,眼睛留白较少,看着有些呆滞。但是,他的眸子却有着说不出的坚定的神韵。

刘老板见这道士简直是顽固不化,只好愤愤的咬着嘴唇。

他故意叹了一口粗气,假意迎合。

“好,好!你们阴山簿的人都有种,爷儿今天不与你们计较。

刘老板说着,只见他舒展眉头,神态放松的去拾起自己掉到地上的弯刀匕首。

他边捡匕首,嘴里还似笑非笑的骂嚷。

“爷儿也真是倒霉,一天的时间,就碰上了三个棒槌。

刘老板拾起匕首,挥手召唤自己的那群劳力。

“都愣着干什么,走吧!

他握着匕首,大摇大摆的同那张宏嵊擦肩而过。

就在刘老板距离张宏嵊一步之遥,只见他猛然急转回身,站在张宏嵊的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匕首朝着张宏嵊的身后奋力刺去。

这突如其来的反攻,惊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那方脸壮道士整个人都愣住了,嘴巴张的老大,喉咙里却干涩的发不出声音。

我的心脏也突然之间悬到了嗓子眼,自我逃出上西春之后,只遇上了这么一个对我出手相助的好人。

如此的良善之辈,难不成就要殒命在刘老板的刀下?

这姓刘的简直就是一个腌臜小人,背后使刀子,只有奸诈之人,才会使出如此下三滥的阴招。

我在心中狠狠的将这刘老板唾骂了千遍万遍。

你个瘪三,龟奴,臭盐皮,贼王八,路倒尸,给人斩上一千刀的猪猡……日日咒你烂疮入腹,癩头犬咬断子孙根!

那张宏嵊整个人却是出奇的淡定,只见他的右耳微微一动,眉毛轻挑,双脚站在原地,半步都没有移开。

他的肩膀迅速的侧身,轻而易举的便躲过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刀。

这道士反应之灵敏,躲闪的速度之快,简直是超乎常人的想象。

世上竟有此等的好身手,并且他的年纪还那么轻,最多比我大个不到十岁。

看来这茅山门,阴山簿。果真是藏龙卧虎,名不虚传。

那刘老板见自己的偷袭没有成功,便更加气急败坏,索性抹开了脸皮。

只见他气得张牙舞爪,面露凶相。

一张扁圆形的糙脸涨成了紫红色,就连那脸颊上的痦子,都变成了更深的绛紫瘤斑。

刘老板张开大口,露出一嘴参差不齐的黄牙,从牙缝之中往外喷溅着吐沫星子。

他指挥自己的手下。

“小的们,还不快给我把这两个臭道士拿下。谁要是能够将他们制服,爷儿立马赏你们五十元的毛票子。

这刘老板果然是家底深厚,出手阔绰。

在我们上西村,三块钱可买一头骡子,七八块钱能牵回一头最好的壮硕黄牛,二十块钱都足够寻摸一个黄花大闺女的了!

五十元钱,不算那些最穷困的破落户,就是普普通通的中等人家,家中有个两三亩耕地,三间土泥房。

便是一家几口不吃不喝,恐怕也要攒上个三年五载嘞!

那群壮劳力闻言,他们起初知晓那两个道士来自于阴山簿,全都畏畏缩缩,惧怕不已。

如今一听说,擒住他们两人,可以得到五十块的毛票票。古来便有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些劳力也都硬起头皮,纷纷摩拳擦掌,一个个两眼放光,冲着这两个年轻道士虎视眈眈。

小说《茅山禁忌》试读结束!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