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

>

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

云舒著

本文标签:

古代言情类型《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现已上架,主角是云舒云格格,作者“云舒”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李氏原本恼火云舒竟敢使唤她,这会儿却兴奋起来,她表情为难地看着耿氏:“我瞧着云格格清醒的很,耿格格你太紧张了。云格格也是十八九的人了,难道不知道她能不能用烫水泡澡?既然是云格格自己要求的,想来无妨。”这可是云舒自己主动要求朝浴桶里加开水的,不是她逼得,想来就算烫伤烫残了也无妨。这么好的机会,她岂能放...

来源:cpwx   主角: 云舒云格格   更新: 2023-03-19 08:39: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小说是作者"云舒"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李氏原本恼火云舒竟敢使唤她,这会儿却兴奋起来,她表情为难地看着耿氏:"我瞧着云格格清醒的很,耿格格你太紧张了。云格格也是十八九的人了,难道不知道她能不能用烫水泡澡?既然是云格格自己要求的,想来无妨。"这可是云舒自己主动要求朝浴桶里加开水的,不是她逼得,想来就算烫伤烫残了也无妨。这么好的机会,她岂能放...

第15章




四爷差点被云舒屋里的烤着的炭盆给热出去。

一进来就开始浑身冒汗。九月天烤火取暖,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而云舒看着两个炭盆取暖,脸上一滴汗都没有。由此可见,她是真的体寒,不是装的。

但接过云舒递上的披风时,四爷的指尖从她手上滑过。

一个瞬间得到一身温暖,一个终于尝到念了一天的清凉。

“今儿个准备了什么晚膳?竟想着请爷过来?四爷坐下,问话的时候盯着被他放在桌上的披风瞧。离得近,他能感受到披风上有一股独属云舒的清冽香甜之气。和她身上一个味道。

奇怪,怎么会这样?四爷决定回头得让苏培盛问问他的披风在云舒这里遭遇了什么。

对面云舒已经眯着一双桃花眸,笑容甜甜道:“和昨儿个差不多,我只点了几样简单的让后厨做。四爷尝尝?

云舒没怎么下过厨,但她在现代时嘴挑,吃的虽简单却搭配极好。穿到四爷后院之后,每每提出新鲜吃食来让后厨做,既不麻烦,味道又好。

四爷点了个头,很快开膳。

昨儿个的主角是山药肉粥,今儿个竟然是一碗面,瞧着像油泼的,搭配一点青菜。

云舒很狗腿的为四爷加入香喷喷的辣椒油、花生米、小黄豆拌好,狗腿道:“您尝尝可还合口。

四爷颇有兴致,尝了一口点了点头:“不错。

“那以后妾身若再想出来什么新鲜吃食,便请您过来品尝,可好?她亮晶晶的眸子望着他,满眼期待。如果四爷答应,她就可以经常见到他,经常吸阳气了。

对面的冷峻青年没拒绝,但也没直接应承,只一板一眼认真道:“好吃才行。若你弄出什么难吃的东西糊弄爷,爷便不来了。

“不可能,坚决不会!云舒连忙对着屋顶发誓。

“别光说漂亮话,爷看你的表现。他说罢继续吃。

这面筋道,且味道很香,虽然他不爱吃辣,但还是忍不住想再吃点。且这样的食物,让他想起以前跟着皇阿玛微服出巡时的情景,有些怀念。

只是这怀念总是被打断。因为吃饭时,云舒悄悄在桌子底下偷摸他的衣角。

有了昨儿个的事情,四爷知道,若他只是问,这小骗子是不会承认的。

于是,在云舒又偷偷摸他衣角的时候,他直接揪住她的手。

凤眸微眯,他盯着她:“一顿饭偷偷摸爷四次,你想干什么?

云舒讪讪赔笑:“看您衣裳有点乱,妾身帮您整理一下。

这小骗子倒会找理由。四爷不置可否,冷声训斥道:“你太不庄重了,好好吃饭。

“噢……云舒有些郁闷地扒拉面条。

晚膳后,四爷略坐了片刻,便打算回书房。

昨儿个他已然明了,云舒没有留他安置的意思。今儿个他也不打算自讨没趣。反正已经从她身上吸到凉气,能好好休息一夜了。

而云舒确实打算要狠狠吸个够的,听四爷说要回书房的时候,愣了一下,而后连忙道:“四爷您还没检查我练的字呢。你是我的练字老师,你得看看。

“行吧,四爷一脸无奈,坐了下来:“不过你的胆子太大了,竟敢在爷面前自称我。

云舒一着急,忘了按照这儿的规矩,她要在丈夫面前自称妾身,连忙认错:“妾身刚才太着急了。

“着急?怕爷走?他凤眸中忽然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摸了摸云舒柔软的头发:“罢了,不罚你。

认真翻了翻云舒今日的字帖,他指出几个小毛病,手把手教了两遍后,又要回书房。

云舒有些失望,就不能多待会吗?

瞧出她失望,四爷却故意不提留宿的事,只装作不知,低声问她:“你有心事?

云舒有些无奈,又有些羞耻地小声开口:“四爷能把今儿个穿的披风给我吗?

“……她的心事竟然是披风?

“你要披风做什么?四爷本以为她会主动开口缠着他留宿,没想到竟然是要披风,心中忽然有点空落落的。

云舒把自己想了一下午的理由说出来:“想亲手为您洗件衣裳,行吗?

看他面色有点不豫,云舒连忙保证:“妾身知道您的披风都是顶级的,料子娇贵。妾身一定小心,绝不会给您弄坏的。

为了能用他的披风暖床,云舒豁出去了。

四爷哭笑不得,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在云舒眼里还不如一件披风呢?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但一时之间又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不舒服。

他没说什么,那张喜怒不形于色的冰山脸上也没表露出什么,留下今日穿的披风直接走了。

云舒美滋滋地把四爷穿过的披风叠整齐,放在她的枕头边,又是一夜好眠。

大约四爷穿过的衣衫沾染了他的气息,放在身边对云舒来说就像一个小太阳,温暖舒适又安神。

而那位留下披风便离开的好心人,又度过了一个难捱燥热的夜晚。

李氏一直派人盯着云舒的小院,得知四爷一回府就去了云舒院子,把手里的帕子都给揉变形了:“这个该死的小贱人,自从她侍了一回寝,我就没再过一天舒心的日子!

“侧福晋别生气,好歹四爷也只让她侍了一回寝,后来虽去过多次,但都没留宿安置。您就别计较了。李氏的贴身嬷嬷劝慰道。

李氏摇头:“可是嬷嬷你好好想想,自从和她睡了一夜,四爷可曾让别的女人侍寝过?如今她还病着,四爷都天天去看望,要是好了,不得宠上天?到那时还有咱们的日子过?

“自从嫡长子弘晖夭折,四爷足足半年没进过后院,更没碰过任何女人。偏偏那小贱人赶上了,侍寝了,还得宠了!凭什么!若是嫡福晋给大家排日子时,把我排在第一个,还轮得到她猖狂?

“不行,这几天都该我侍寝才对,四爷不仅不来看我,反倒天天去看她,我忍不了这口气!李氏双手紧握:“我得想个法子,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贱人。

小说《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