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厉方小戈

>

厉方小戈

青扬著

本文标签:

小说《厉方小戈》,现已完本,主角是青扬穷奇,由作者“青扬”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青扬无奈,只得领旨,自来医家不弃病患而去。青扬品性,天帝了然。青扬对于情爱一事向来克制,此次闯祸的是伊辰,他一定会应下天帝的条件,以求伊辰轻判。风神大怒,顶着一头斑秃愤然道:“为何没有惩罚?我天族威严不值一提吗?”天帝桐嘉抿起微薄的唇瓣,心里腹诽道:烧的好烧的妙烧的呱呱叫!但他面上却不露分毫,宝相...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青扬穷奇   更新: 2022-12-12 10:54: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作者是"青扬"的热门新书《厉方小戈》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青扬无奈,只得领旨,自来医家不弃病患而去。青扬品性,天帝了然。青扬对于情爱一事向来克制,此次闯祸的是伊辰,他一定会应下天帝的条件,以求伊辰轻判。风神大怒,顶着一头斑秃愤然道:"为何没有惩罚?我天族威严不值一提吗?"天帝桐嘉抿起微薄的唇瓣,心里腹诽道:烧的好烧的妙烧的呱呱叫!但他面上却不露分毫,宝相...

《风月相思夜》第9章 众仙吃瓜


就在伊辰刑罚结束,众仙准备搬东西撤回府的时候,一士兵匆匆来报:“启禀天君,厉方的梦变了。

天帝神色微变,步履匆匆,步入幻墟,幻墟深处树立着一副巨大的白玉石, 这是被判永世不得出墟的鬼君厉方的观刑处,也叫观梦台。

厉方入刑三千年来,白玉石处一直显现的梦境是天族将士踏平鬼族一域,民不聊生,生灵涂炭,鬼君厉方死于刀枪术法之下。

在厉方刚入华胥幻墟的时候,众仙家常去观刑,后来就不去了,虽知是他罪有应得,却也不免心生悲悯,毕竟在梦中一次次死去,永无尽头,是比死还要痛苦的刑罚。

而如今的白玉石上却一片旖旎春光,红妆的一对男女正亲的难分难舍,天帝乍看之下即刻命众仙出去。

那是鬼君厉方和故去的帝姬小戈。

众仙一阵沉默,迅速往外撤离,有不知底细的小仙欲问时,却被身边的仙家伸手捂住了嘴巴。

天帝桐嘉沉默着,盯着白玉石上的女子,眼神一片苍凉。

原来在厉方的心里,她是那么的美,像一朵初开的花迎着朝阳,像早晨的云朵刚出山岫,他只觉得形容的匮乏。三千年未见,他有多想她,只有他自己知道。

可是画风一转,她不知从哪里变来了一把刀,把那刀插在厉方的心口上,厉方震惊着倒下……

这便是厉方内心深处的恐惧吧?桐嘉心中却升起羡慕的情愫,三千年来,她从未入梦。

对于那天观刑台上的事情众仙家讳莫如深,没有人再提起,天帝桐嘉在第二天卯日星君当值时才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回他的天极宫去,他的背影寂寥而萧索,月老在他身后卖弄文采:情深不寿啊情深不寿。

天帝桐嘉回宫的第一件事就是设华胥幻墟观梦台为禁地。

青扬在素问府一住便很难脱身,除了穷奇的烧伤难治外,实是雨神爱妻心炽,纠缠了几回,非得等妻子的头发全部长出,与之前一般无二方肯罢休。

另外就是青扬说天帝肾虚,引来宫廷五老齐齐如临大敌,青灵始老、丹灵真老、玄灵黄老、皓灵皇老、五灵玄老轮番的来喝茶,这五个老头性格各异,但问的是一个东西:“怎么证明天帝肾不虚?看来虚不虚的,五老也不在乎,能证明不虚就好。

肾虚,自然会让人联想到子嗣。最最尊贵一族的天帝竟然被人诊出肾虚,你让青丘一族怎么看,你让鲛人一脉怎么想,你让魔域一众小鬼怎么笑……

有时候天帝也来喝茶,说起肾虚一事,天帝皆付之一笑,他知青扬有仇必报,当着他心上人的面被说眼光差,无论如何要反将一军的。

青扬喝酒赔罪,说要证明肾不虚,需得娶妻生子,且三年生俩,五年抱仨,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天帝就笑:“虚就虚呗,我为什么要证明不虚。

青扬嗤然而笑:“实是在下格局小了。

可是青扬毕竟不厚道,三年抱俩五年抱仨这事自然要说给五老和月老听。

后来五老和月老又轮番去天帝那里喝茶,于是天界诸神便经常可见天帝屁股后头跟着不同的老头,老头喋喋不休。

天帝自有老头纠缠。

天族神生漫长,闲来无聊,众人想起之前磕的情缘吃的瓜,便还想将瓜重新吃起来。

自伊辰出了华胥幻墟,便被天帝安排到了青扬的素问堂住下,青扬忙着给诸受伤的天兵天将医治,伊辰就打下手,去看热闹的人不少,但是两人始终没有什么过头行为。

闲暇之中的众仙家看的极其不过瘾,恨不得强摁头。

其中以住在香火琳宫的月老和住在妙言宫的太乙星君为甚。

月老本就掌管姻缘,天帝的姻缘他表示从今以后爱莫能助,便越发上心青扬的姻缘。而太乙星君因是救苦天尊,可下界人间实在是承平繁盛,所以也甚是清闲。

两个老头凑在一起,合计起让青扬“如愿的事来。

两人一合计,都觉得这伊辰连母猪无法独自下崽都不知,这是需要启情志。而青扬大概需要个情敌,不然也不能慢吞吞这一两千年还这么磨叽。

于是月老去找民间话本子,太乙星君去找司命编个情敌剧本。

一次,青扬给天兵治伤,这个天兵的脖子被穷奇喷火烧伤,疤痕可怖,青扬就细细调药,希望他肌肤可以恢复如初。

伊辰此时拿了个本子,指着书页疑惑的问:“这两个人在做什么?

青扬和这位兵士抬头去看时,均大惊失色,那分明是一本艳书,画面中两个人正交颈而卧,难分难舍。

兵士立刻用身体语言摆明立场:这事跟我没关系。然后一脸好笑的等青扬回复。

青扬眼风扫过,兵士的脊背上便觉凉飕飕的一片,道了声:过会来拿药。然后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

青扬佯装淡定,取杯喝水,抬头看天。伊辰兀自哗啦啦在旁边翻书,一边自言自语:“也没个文字做说明,这月老给的是个啥。

青扬劈手夺书,放书入怀:“我去找月老!

“青扬你快告诉我!伊辰好奇心起,去夺青扬手里淡黄色湘帙书卷。

青扬扬起书不给,伊辰跳了半天没够到,反而累的粉面飞霞,一双黑色的眼睛像药王谷中的寒潭之水,青扬想起书上的那幅画,心里不由得升腾起拥她入怀的冲动。

青扬的脸终究是慢慢的红了。

伊辰困惑的绕着他转了一圈:“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青扬只觉嗓子干哑,艰难的道:“公猪和母猪这样,母猪才能下崽。

正此时穷奇从天而落,伊辰看见,跑出去问小楮的情况。

青扬独自一人拿着书去找月老,月老见东窗事发,刚想认怂。

谁知青扬道:“书不错,纸不错。只是你也配个文字说明,或者布置个作业。

配说明,做解释,写剧本,那还不都咱老本行?

月老得令大喜,和太乙星君积极准备去了。

要说天上最闲的女神仙要数司雪神女凇盈了,天上一天的时间里,她只有一两个时辰需要当值,其余的时间都在睡觉。

这天不知怎么的,醉了酒,跑来找青扬要相思解药。

彼时天帝桐嘉正散了朝在青扬处喝茶。脱了朝服的天帝桐嘉难得的穿着一身儒雅的便服,棱角分明的下颌线却愈加棱角分明,眼睛像极了流荡星河里最斑斓的星。

青扬看凇盈看的出神,瞄一眼天帝,坏笑问凇盈道:“我有一种药,可以让你和他彼此相爱,你看你要相思解药还是这个药?

天帝原本毫无波澜的眼眸抬了一下,看向青扬的眼神里,似有警告。

凇盈凄然道:“迷人心智的东西,要来自取其辱吗?

青扬点头:“世上没有真正的相思解药,只有让你忘掉一个人的术法。你愿意忘掉吗?

凇盈一时踌躇,似不知做何选择,良久,方道:“打扰了,告辞!

青扬落座,和天帝碰了一杯,两人同时微不可闻的叹气。

今日的素问堂似乎格外的车马盈门。

青浦元君又来向青扬讨要一副离忧散。

青扬不免感怀,对天帝调侃道:“怎么回事,天界在你的带领下似乎很不快乐。

天帝桐嘉不由得头疼:“跟我什么关系?这青浦元君在凡间救过几次牡丹仙子,牡丹仙子对他有情,他自己拒绝了几次,牡丹仙子一怒入了滚滚凡尘,要十世刻骨的轮回来忘掉青浦元君。司命调皮,亲自写的剧本,给她的每世都铺写了刻骨铭心的爱恋,如今算来,刚到三世。来要离忧散,八成是看了什么小甜剧受不了了。天帝桐嘉想起来最近看过的小甜剧,不由得一脸同情。

青扬微笑着摇头:“不知牡丹仙子回到天上,会有怎样的故事。

天帝桐嘉笑:“管她呢,我只知道她回来一定会找伊辰算账!

青扬往伊辰的方向看过去,伊辰正美美的哼着歌给穷奇做甜点。天界池塘里的莲藕、瓣莲和后花园里的蟠桃都没能逃过成为甜点的厄运。而此时,她正在用牡丹花瓣捣腾新的甜品样式。

青扬扶额:“这次不知道又要用素问堂的什么来交换才能摆平了。

天帝毕竟挂心天界诸神,心念一动,笑道:“不如分发离忧散,有忧治忧,没忧预防。

青扬失笑,虽则心里大摇其头,表面上却说:“我看行。

穷奇没找到小楮,伊辰正想回药王谷看看小楮回了没,一听便自告奋勇道:“我去拿我去拿。青扬想了想,便同意了,天界离药王谷也就半柱香的来回。

终究是不放心,又想了想,随即幻化出一把小巧的伞来:“你总说地遁不雅观,这次我不在身边这个可以保命。你没对战过,当先跑为敬。

伊辰接过来说:“好唠叨。

天帝向来表情少,只见他微不可见的翻了个白眼。心里腹诽:又被爱情的酸腐味臭了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