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嫡妃她医笑倾城

>

嫡妃她医笑倾城

慕染著

本文标签:

穿越重生小说《嫡妃她医笑倾城》,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穿越重生,代表人物分别是慕染曹同,作者“慕染”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今儿出门她只带了二十两,刚才买衣服已经花了三两银子,王妃要是还想买别的,怕是不够了。 伙计把茉莉香膏装进锦盒递给紫苏:“您拿好。” 慕染从紫苏抱着的包袱里取出一个三寸高的小瓷瓶,打开瓶塞,一股清香弥散开来。小伙计眼睛都亮了,他在铺子里做了几年伙计,从没闻到过这么好闻的香气...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慕染曹同   更新: 2022-12-12 11:11: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嫡妃她医笑倾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染"。喜欢穿越重生文的网友闭眼入:今儿出门她只带了二十两,刚才买衣服已经花了三两银子,王妃要是还想买别的,怕是不够了。 伙计把茉莉香膏装进锦盒递给紫苏:"您拿好。" 慕染从紫苏抱着的包袱里取出一个三寸高的小瓷瓶,打开瓶塞,一股清香弥散开来。小伙计眼睛都亮了,他在铺子里做了几年伙计,从没闻到过这么好闻的香气...

《嫡妃她医笑倾城》免费试读第14章 拜你为师


“多谢。慕染点点头,紫苏马上拿了一百文钱给那汉子。
这时从柜台后面跑出来一个小药童,看了看木板床上的人,一边往后面跑一边喊:“师傅……师傅,有病人来了……
由于没人招呼,慕染仔细观察了一番这医馆。陈设挺旧的,胜在干净整洁,放在架子上的药材品质也还不错。
不多时小药童带着一个老头回来,那老头看起来六十多岁,头发花白面色红润,身上穿着灰色的裋褐,看起来不像大夫更像是个老农。
老头上前把了脉,又解开男子的衣裳看了看:“救不活了,回去准备后事吧。
“啊?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慕染也没指望他能医好这人,但也要象征性地清理伤口上点药吧?
“啊什么啊,单是这么长伤口就很难愈合,何况他和中了冥蛇毒,你若是有本事弄到清灵丹,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老头摇摇头,“反正老夫是没那清灵丹。
紫苏有些诧异,没想到救人居然要用上清灵丹。
清灵丹可是北池国的解毒圣药,只有皇上和太后手里有几颗。王爷应该也有,但王爷应该不会拿出来救这来历不明的陌生人。
“身为医者,怎么能在人没死的时候就放弃,就算医不好,也要在病患活着的时候,尽量减轻痛苦。慕染觉得这是医生的基本操守。
“将死之人想要减轻痛苦,一刀了结便是。老头瞟了慕染一眼,他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要是谁能医好这人,老夫马上拜他为师。
慕染翻了个白眼,你想拜我为师,我还看不上呢!
“赶紧打发他们走。老头没好气地喝了一声,转身回了后院。
“公子,要不您去别家医馆试试吧。小药童一脸为难,“我师傅虽然说话不中听,但如果有的救,他一定不会说救不活的。
“麻烦小哥儿帮我弄点儿热水,我先给他处理下伤口把血止住,要不还没到别的医馆,血都流干了呢。慕染语气十分恳切。
“这……小药童挠挠头,不知道是该听师傅的话赶他们走,还是让他们先处理伤口。终归不忍心看着一人活人死在自己面前,“行吧。
“你去给小哥儿打个下手,动作快一点。慕染把紫苏支走。
慕染检查了刚才抗蛇毒血清的皮试结果没有问题,调出血清用衣袖遮挡,快速完成了注射。当紫苏和小药童端了热水来时,慕染已经施针止住了血。
小药童显然对清洗伤口十分熟练,很快处理好了:“我去拿些药散给这位公子敷上吧。
“不必。慕染做了消毒,在小药童震惊的注视下,用缝合针把伤口一层层地缝合起来。缝完最后一针,打了一个完美的结。涂上药膏,用绑带将伤处包扎紧实。
“公子,这伤口可以像布料一样缝起来的吗?小药童虽然不知道这个方法可不可行,但这公子娴熟的手法,就令人钦佩。
“有何不可?慕染将银针和绷带整理好收进袖袋里,“你们这里可留重伤患者养病?
“不能移动的病人是会留下的。小药童回道。
“按这个方子,早晚各一剂药,七天后我来拆线。慕染将写好的药方递给小药童,偏头看向紫苏,“留五两银子给这小哥儿。
紫苏取出五两银子放到小药童手里,便跟着慕染走了。
可怜小药童有些懵地看看左手的银子,又看看右手的药方,再看看躺在那里的公子,师傅说让他们走的,这可怎么办:“师傅……师傅……
先回那成衣铺子换回女装,紫苏才让车夫把马车赶过来,扶着王妃上了车。
马车行到王府侧门,便听到一个女子哭道:“周管家,求求你,不要把我发卖出府……我知错了……呜呜呜……
慕染掀起窗帘,看到一个圆圆脸大眼睛的丫鬟跪在地上,面前是周管家,和一个姿容艳丽的大丫鬟。离他们稍远一些,站着一个矮胖的妇人,穿着缎子衣裳,头上簪了一朵绢花。
这跪着的丫鬟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呢,慕染微微蹙眉。
“王妃娘娘,是草儿。紫苏跟草儿都是王府的家生子,小时候常在一处玩耍。看着草儿要被卖出府,马上跪下来,“王妃娘娘,您救救草儿吧,那牙婆是专门做花楼生意的。
慕染此时也想起来,她昨天让这丫鬟指证过沈碧池。而那装扮艳丽的大丫鬟,是沈碧池的人,好像叫双环。
慕染基本脑补出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哎,这事还真跟自己有点关系,那便管一管吧。
“我们下去看看。慕染理了理衣裳,由紫苏搀扶着,仪态万千地下了马车。
“老奴请王妃娘娘安。周管家看到慕染,马上行礼问安。双环跟着行了礼。
“在王府门口吵闹,成何体统!慕染端起王妃的架子,还是很能唬人的。
“表小姐要红豆粥,草儿听错了……草儿也算是周管家看着长大的,根本不信她做事如此不仔细,但表小姐咬死要把草儿发卖出去,还找好了牙婆。也不好因这些小事打扰王爷,他也是为难得很。
“回禀王妃娘娘,草儿自己记错了,反而污蔑我家小姐本就是要了绿豆粥。双环脸上带着假笑,“我家小姐知道王妃是好性子,怕此等刁奴冲撞了王妃,才要把她发卖出去的。
哈,那碧池还是为自己好呢。慕染活了两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人:“既然是你家小姐要发卖了她,本宫也不好驳了表小姐的面子。
慕染此话一出,不单草儿和紫苏心凉了半截,连周管家都有些失望,他还以为王妃娘娘出面,草儿能逃过此劫呢。
“周管家,这丫头卖多少钱?慕染漫不经心地询问。
这时候在一旁的牙婆上前行礼:“请王妃娘娘安,这丫头长相一般,但毕竟是王府的人,老婆子愿意出三十两银子。
“哦,三十两。慕染从袖袋里摸出三张十两的银票递给周管家,“这丫头本宫买了,把她的卖身契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