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战纹神体

>

战纹神体

段风著

本文标签:

奇幻玄幻小说《战纹神体》,由网络作家“段风”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段风段天,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追风看着了无生息的师父,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追风在恨,恨自己在师父有生之年一直老东西老东西的呼喝,从未叫过一声师父;追风在恨,恨自己玩物丧志,迷恋虚拟农场;追风在恨,恨自己无能,牵连师父丧命;追风在恨,恨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猪狗之事。“本心,本心——师父值得么!值得么!就因为我们...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段风段天   更新: 2022-12-12 11:22: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战纹神体》,作者是"段风"。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追风看着了无生息的师父,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追风在恨,恨自己在师父有生之年一直老东西老东西的呼喝,从未叫过一声师父;追风在恨,恨自己玩物丧志,迷恋虚拟农场;追风在恨,恨自己无能,牵连师父丧命;追风在恨,恨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猪狗之事。"本心,本心——师父值得么!值得么!就因为我们...

战纹神体 免费阅读 第3章 天生废物


家族高层都知道,段老爷子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如何的艰难,段老爷子性子十分的高傲,一辈子从不求人,这次竟然为了段风,才厚着脸皮去求数十年不相往的义弟森巴达。

当年段老爷子五人在巴顿城义结金兰,成为巴顿城的一段佳话,但是在一次冒险中,因为段老爷子一个错误的判断,导致兄弟五人三人当场惨死,段老爷子和森巴达重伤而回,段老爷子对此事一直无法忘怀,森巴达也对段老爷子颇有怨言,自此兄弟两人老死不相往来。

现在这个当年的义弟,乃是帝国数一数二的魂师,本身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无论是在皇城,还是在整个帝国盛名一时无两。

段老爷子强颜欢笑,“你这是干什么,这是风儿唯一的出路,我这张老脸难道比我孙儿的命还要重要吗!

第二天,段老爷子快马加鞭去了烈焰皇城。

段老爷子此举更是让段天怒火攻心,凭什么家族的一个废物,他就如此用心,而自己这个堂堂的家族继承人,却被人在一边,段老爷子离开之后,段天一条毒计涌上心头。

段风苏醒之后,识海之中多了一颗亮紫色的星辰和一段玄奥的法决——拔舌,这样段风想起自己穿越之时那十八点亮紫色的星光,但是搜遍识海的每一个角落,也找不到其他的星辰隐藏之处,更不要说开启下一颗星辰的方法。

拔舌依托于前世九州大地十八层地狱之拔舌地狱。

拔舌地狱:挑拨离间、诽谤他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刑法:由鬼差掰开受刑者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慢慢拉长,生生拔下。

而拔舌更是抛开肉身直接攻击灵魂的招数,使之丧失语言和味觉的能力。

这样的招式在这个世界无疑是十分逆天的招式,但是最让段风无奈的是这招依托的是强大的神魂和活物的祭练,才会提升威力,虽然这两点对与段风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在这个世界,脱离了战纹,终究逃不过一赔黄土。

半个月以来,段风成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不肯见人,拔舌战技望梅止渴的效果让段风生不起半点兴致,段老爷子不想段风意志消沉,离去之时曾来宽慰段风,将后天战纹说的神乎其神。

但是段老爷子却不知道,这几年战纹之力不断减弱,段风早已经将巴顿城可以找到的资料,研读了数遍,见识之广甚至不在段老爷子之下。

哪怕段老爷子真的请来魂师又怎么样,先不说那低的可怕的成功率,哪怕成功了,任你天纵奇才也无法借助战纹的力量,只能发挥本身一半的实力,最主要的后天战纹永远没有攀登圣域的可能。

圣域之下尽皆蝼蚁,母仇无望,大道无缘,将段风的希望彻底打碎,这也是段风暂时封闭自己的原因之一。

看着颓废的段风,仅仅半个月,段长青乌黑的青丝愁成满头的白发。

这一天,段风一如既往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自己空有一大堆秘笈却无法修炼,就如同一个财迷坐拥一座金山却无法却没有地方使用一样。

正当段风沉思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敲打的声音。

是有人在敲门,但是声音很大,是用脚在踢。

“喂,段风,怎么叫了这么久你都不开门,非要我用踢的!

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穿淡青色锦缎长袍,脸蛋白皙,目如深夜星辰的女子,年龄也在十五六岁左右。

这个女子穿得很华贵,说话也很不客气,但是段风却是知道,她叫玉兰,段天之母马夫人的贴身婢女,是马夫人娘家带过来的人,更是马夫人的亲信。

能够成为少夫人的贴身侍女,自然有一点小聪明,自认为高人一等。

平时仗势欺人,作威作福的事情也没有少做,若是往常玉兰也不敢直呼其名,但是自从段风的神弃之体传开之后,一个侍女都不把段风放在眼里,就连这个月的利钱都敢克扣,用玉兰的话说,早晚要上火刑架的人,怕他作甚。

“你有什么事?段风开门之后,依旧回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拿起书,也不看这个婢女。

玉兰看了看屋子里面燃烧的木炭,因为质量不好,有一股味道,还有烟熏眼睛,不由鄙夷的翘了翘嘴。

“少爷今天要去万刃阁定做一把宝剑,什么样的宝剑最好,少爷叫我来问问你,喂,你在听没有?看见段风坐回桌子边,拿起书翻看,玉兰恼怒的说。

“什么?段风眉毛一皱,血涌到了脸上,双拳微微握紧,拿眼睛看着这个玉兰,这段天什么心思,段风再清楚不过,想借机羞辱自己,揭自己的伤疤。

在段家,实力没有七星就没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兵刃,现在的段风无疑丧失了这个资格。

玉兰也看见了段风脸上的血气上涌,双拳微握的样子,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是高高的扬起了下巴,露出了一副“就算你是少爷,但我就这样对你,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来咬我啊!的表情来。

“什么剑?段风一瞬间的恼怒过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下来,双拳轻轻松开,语气转为平静。

“果然没有用,天才?白痴还差不多!玉兰看见段风忍了下来,心里嘀咕一句,“双手剑,最好和少爷的功力匹配!

“双手剑?段风思索着:“现在段天的实力在七星左右,雪狼战纹!阴狠狡诈!以耐力著称!

“这个世界没有刀,单刃善劈砍,哼,既然如此就用倭寇的武士刀吧!以段天阴狠狡诈的性子却也和武士刀十分匹配,最主要的是这个段天和倭寇一样让段风厌恶。段风抽出一张白纸来,噌噌噌数笔,细长阴狠的倭寇刀跃然于纸上。

“这是什么?玉兰见纸上那把剑怪异的模样,显得十分丑陋,当下怒喝。

“你一个下人,问这么多干什么?段风冷冷道:“送过去就是了。

“你!玉兰看见段风说他不懂剑时的眼光,手指的关节咕咕响了两下,背后流露出一抹淡蓝色的光芒,显示出不错的实力,同时,她凌厉的目光看了过去。

显然,这个玉兰是水属性的战纹,而且实力不错。

“这个段风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却为什么不怕?那些下人四五个都不是我的对手,平时看到我连话都不敢说,这个段风虽然是个少爷,却非段家血脉,又是神弃之体,迟早要上火刑架,欺负他最多受点责斥,说不定夫人还会奖赏我,况且我最近实力再做突破,今天便给他点颜色瞧瞧,不伤他筋骨便是了……

玉兰目露凶光,向前走了两步,假装去接段风的纸,但是心里却盘算着,在接的时候,用巧妙的手法,冰封他的右手,叫他痛苦几天。

“你对我动手,难道不怕族规处置!就在玉兰举步的时候,段风突然说话了,声色俱厉,“族规戒律,忤逆犯上,可是要挑断脚筋,逐出家族,你不要自误!

段风这突如其来的声色俱厉,吓得玉兰浑身一个哆嗦。

“谁要对你动手了,我是拿纸,你是少爷,我们做下人怎么敢生你的气。玉兰退后一步,手臂伸长,拿过纸,转身走了出去。

“哼,一个废物还看书,难道还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凭此获得爵位吗?恐怕书还没有看完,就已经上火刑架了!

玉兰走出房间之时,嘴里咒骂。她刚才的确是被段风吓到了,但是心里却又怎么会承认?

“哼!贱婢!玉兰低声的嘀咕,怎么能逃的出段风的耳朵。

不过玉兰的话却触动了段风的心弦,自己想要为母报仇,哪怕天资还在,单凭一人一力也几乎没有可能。

只要能够拥有爵位,不仅可以光明正大的积攒自己力量,还可以借助皇家的力量探查消息。况且凭自己的仪容之法,相信没有一个人可以认得出自己,直到此刻段风才露出几年来第一丝笑容。

“大道无缘,能报母仇足以!

要想获得爵位,一种是军功,另外一种便是通过贵族引荐,向帝国奉献一定数额的金币换取爵位。

不过贵族引荐,要精通律法,懂得为官之道,不过这些却难不住段风,几年来所读的书,说有万卷也不为过,再加上前世的记忆,这些还不手到擒来,现在只需想办法获得海量财富即可。

一旦拿定了主意,段风身上颓废的气息也一扫而空,整个人仿佛重新焕发生机,数年前的自信也重新回到段风的身上。

段风觉得还是先去看看自己的父亲,想必父亲不会比自己好到那里去。

当段风来到父亲的院落之外时,却被告知父亲去了家族的店铺。

段风一边走,一边斟酌说辞,充耳不闻背后的指指点点。

突然段风背后传来一阵呼喝声,夹杂着角马的嘶鸣。

段风也听见了这个声音,连忙回过神来,皱了皱眉头,回头看去。

就在这时,身后几匹角马已经冲了过来,角马上是一个戴帽,身穿轻甲,打扮得有几分威武之色的公子哥,还有几个穿绸缎绫罗的跟班。

这几个人骑术很是精湛,一路纵马过来,横冲直撞,气势汹汹,却是没有撞到人和事物。

段风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几个人正是段天和他的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