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小说过分贪恋

>

小说过分贪恋

江蓝蓝 著

沈时砚 沈鹿溪 现代言情

《过分贪恋》是作者“江蓝蓝”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时砚沈鹿溪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小鹿溪”周阳追出去,一把抓住了一直在埋头往前走的沈鹿溪,皱眉问,“生气了?”沈鹿溪停下脚步,看向周阳摇头,“没有”周阳笑,抬手揉一下她的长发,“没生气就好!不过,你跟小沈总——你们之前不认识吗?”“认识”沈鹿溪点头,“他是我表姐的同学,进公司前见过两次”“原来是这样”周阳了然,又笑着问,“还要不要继续逛逛?”沈鹿溪想了想,“再逛会儿吧”“好”周阳开心的答应,拉着沈鹿溪往别的地方走......

来源:cd   主角: 沈时砚沈鹿溪   更新: 2023-05-27 09: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络作者“江蓝蓝”的经典佳作《过分贪恋》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文章精彩内容为:从医院出来,陈北屿又带她去吃东西。“学长,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和别人打架被抓进了警察局吗?”等吃的时候,沈鹿溪闪着双清凌凌莹亮亮的大眼睛问陈北屿。陈北屿看着她嘴角弯弯,梨涡浅浅的模样,莫名对面前的这个女孩心疼的紧。沈鹿溪家里的情况,他大概听说过,所以,在跟有声平台签约的时候,他跟平台的工作人员说了,他们...

第18章

沈鹿溪脸上脖子上还有手臂上的伤看着挺恐怖挺吓人的,但都是抓伤,不严重。

陈北屿带她到最近的医院给那些抓伤消毒,抹了层药。

医生叮嘱,这两三天先别洗澡,等那些抓伤结痂好的差不多了再说。

虽然是大夏天,但女孩子相貌可是大问题,沈鹿溪宁愿自己身上臭几天,也不宁愿留疤毁容。

从医院出来,陈北屿又带她去吃东西。

“学长,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和别人打架被抓进了警察局吗?等吃的时候,沈鹿溪闪着双清凌凌莹亮亮的大眼睛问陈北屿。

陈北屿看着她嘴角弯弯,梨涡浅浅的模样,莫名对面前的这个女孩心疼的紧。

沈鹿溪家里的情况,他大概听说过,所以,在跟有声平台签约的时候,他跟平台的工作人员说了,他们的有声小说收入成分,他只要分一分,剩下的五分,全部分给沈鹿溪。

他伸手过去,五指成梳,轻轻拨弄沈鹿溪凌乱的长发,毫不迟疑地说,“一定是他们欺负你,你是被欺负的惨了,忍不住才还手的。

沈鹿溪摇头,“也不是很惨,就是……

说着,她清丽的眉心微微一蹙,“就是大概我脑子抽了吧,才会还手。

如果没有陈北屿来保释她,她是不是会被送去看守所关押起来。

想想就可怕。

她以后绝对不能这么意气用事了。

万事能忍就忍。

不能忍,那也得忍。

看着她明明在笑,那样云淡风轻,可眼底却满满的悲伤跟苦涩藏不住,陈北屿真的心疼极了。

正好这时,老板端着一大锅刚出炉的砂锅粥过来。

沈鹿溪中午饭都没吃,这会儿饿的不行,看着那还在“咕噜咕噜冒泡的砂锅粥,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陈北屿看着她,赶紧盛了一碗粥给她,“来,赶紧吃。

“谢谢学长。沈鹿溪接过,舀一大勺进嘴里,瞬间被烫的不轻,又不能吐出来,只能一边拿手对着嘴巴扇风一边被烫出眼泪也要把粥咽下去。

陈北屿瞬间被她逗笑,赶紧又盛了一碗,给她拌凉。

一锅砂锅粥,再配了三个小菜,陈北屿只吃了一碗,剩下的全部进了沈鹿溪的肚子。

她吃的饱饱的,心满意足,下午被羞辱打架被抓的不痛快,这会儿彻底烟消云散。

陈北屿要送她回家。

她摇头说,“学长,都麻烦你一个晚上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就好。

陈北屿却坚持,“既然都麻烦一晚上了,那也不在乎多一小时,走吧。

沈鹿溪拗不过他,只能上了他的车。

她回了下围村,自己的出租房。

幸好前些天她没有把房子退掉,也没有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去沈时砚那儿,要不然,这会儿她得成丧家之犬。

陈北屿送她回家,两个人在车上也没闲着,一直在聊关于他们要录的新书的事情。

他们录的那本仙侠这几天网站在推广,数据暴涨,现在他们两个只等着下个月收钱了。

“明天早上九点,我过来接你,今晚好好睡一觉,什么也别多想。当陈北屿的车停在沈鹿溪租的农民房楼下时,他认真叮嘱沈鹿溪。

沈鹿溪认真点头,道谢,下车后,跟陈北屿挥挥手,直接进去。

陈北屿看着她纤薄的身影消失在单元楼里,这才开车离开。

沈鹿溪回到家,遵遗嘱,没洗澡,简单洗漱,擦了遍身体,洗了脚,倒到床上,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她去陈北屿那儿录新的小说。

她的装备不专业,更何况电脑还在沈时砚那儿,根本什么也录不了。

两个人一录就是一天。

有了录第一本小说的经验,两个人再录第二本,默契十足,超额完成任务。

陈北屿现在是电台主持人,有一挡节目在高峰七点,所以两个人录到下午六点就结束了。

陈北屿去上班,沈鹿溪去医院看妹妹。

晚上九点多,她离开医院,又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回到出租屋后,她反复听自己今天和陈北屿录的内容,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她才去洗漱,安心睡了。

第二天,周一,她换上周六买的打折的新衣服,去百迅上班。

她租的农民房离百迅挺远的,坐地铁要一个多小时。

在人挤人的地铁上,她拿着手机繁复研读自己在录的小说,认真剥析小说里的每一个人的人物感情。

看着看着,她脑海里忽然就跳出沈时砚那张完美的近乎妖孽般的脸。

她和陈北屿现在录的,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作者对小说里男主角外貌的描写,和沈时砚的长相,特别接近。

她忽然想起来,她和沈时砚,快两天没联系了。

她和陈以恩打架进局子的事情,他是不是不知道。

她两晚都没有回他晋洲湾的公寓,他是不是也不知道。

他是不是,都忘了她了?

忽然就有点儿难过。

毕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呢。

她原本以来,沈时砚至少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的。

可如今看来,是她想多了。

不知不觉,广播提示到站,沈鹿溪赶紧挤下了地铁,往公司冲。

“鹿溪。

快要走到公司大门口,身后忽然有人叫她。

沈鹿溪停下回头,看到周阳,立刻开心的叫一声“老大。

周阳快步走到沈鹿溪的面前,盯着她的脸和脖子看了又看,不禁皱眉头,“这是怎么啦,小姑娘家家的还和人打架了?

说着,他伸手往沈鹿溪脸上那道最明显的抓痕落下去。

刚好这时,沈鹿溪的注意力被前面不远处开过来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吸引,所以,直到周阳的手落在了她的脸颊,她才如遭电击般,猛地回过神来,看向周阳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笑笑说,“嗯,就不小心,跟人稍微打了一架。

“不小心稍微打了一架?!周阳成功被她逗乐,对她竖起大拇指,“你牛,这你这小身板,还能学跟人打架,佩服。

什么叫她这小身板呀!

沈鹿溪不高兴了,撅起小嘴儿,“老大,你别瞧不起人。

陈以恩可被她打的不轻,好不好?

“行行行,我错了,我不该瞧不起你。周阳立马道歉认错,伸手去虚虚地揽过沈鹿溪的肩膀,“走吧。

“嗯,好。沈鹿溪答应着,转身要走,可脚下的步子,却莫名有些迈不动,因为她忽然感觉背后有两道光,将她死死钉在了原地一样。

“小沈总,早上好。

“小沈总,早上好。

“小沈总,早上好。……

然后,下一秒,身后此起彼伏的恭敬的问候声就响了起来。

周阳听到,回头一看,也立马笑起来,拉着沈鹿溪退后两步,恭恭敬敬叫一声,“小沈总,早上好。

沈时砚从车上下来,一张俊美如斯般的面庞此刻如冰雕般冷峻,周身都在滋滋的往外冒寒气,也不知道一大早,谁得罪了他。

面对众人的问候,他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只有在经过沈鹿溪身边的时候,毫不避讳朝她投去深深一瞥。

那一瞥,又冷又戾。

周阳注意到,浑身一抖,立马去看身边的小姑娘。

无奈小姑娘把头埋的低低的,跟只鹌鹑似的,对所有发生的一切,完全一无所知。

好在,沈时砚也只是对她深深一瞥之后,便如道劲风一样,大步走了过去。

“小鹿溪,你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惹小沈总不开心了?等周围的人都走了,见沈鹿溪还在那儿埋着脑袋装鹌鹑,周阳笑了笑问。

“啊,谁,没有呀?沈鹿溪一脸懵逼状。

周阳,“……

……

《小说过分贪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