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我捡的夫君成首辅了

>

我捡的夫君成首辅了

偏方方著

本文标签:

经典力作《我捡的夫君成首辅了》,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顾娇萧六郎,由作者“偏方方”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精彩片段如下:真是出息。都穿到这个世界好几日了,她还是被萧钰琅这张脸迷得厉害。连做梦都惦记着?也不能怪她,实在是萧钰琅那张脸生的精致,她前世收集的那些帅哥没一个能比得过的!“我没事,就是做了个梦。”顾姣轻声回道...

来源:申琼瑶   主角: 顾娇萧六郎   更新: 2022-12-13 18:24: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完整版穿越重生小说《我捡的夫君成首辅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顾娇萧六郎,由作者"偏方方"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顾姣立马从小药箱拿了个冰袋给白胡子老爷爷敷在额头上随后,顾姣将他的胳膊接了回去,并砍了一块木柴,撕下他的衣摆,对胳膊进行了制动处理做完这些,顾姣又给他量了一次体温,发现仍居高不下,于是给他肌注了一剂退烧针不远处有个供村民上山歇脚的小草棚子顾姣把人挪到那里烧退了,人也快醒了,顾姣起身下山临行前,顾姣将自己的雨伞留给了他"我呢,不白给人治病的"话落,...

07 被拦

晚上,顾娇带着她的东西回家了。

把盐、八角、茴香和一些食材拿到厨房,顺便把水烧开,最后在厨房用柴火点一个火盆。

她拿着火盆走向小余浪。

临近腊月,晚上还是很冷。

她可以早睡,但小余浪却不得不开夜车看书。

另外,他受伤的腿不能着凉。

门虚掩着,顾娇敲门,“是我。

“嗯。

萧瑜情贴应了一声。

顾娇推门而入。

萧郎正伏案看书,只点了一盏手边的小油灯。

光线很暗。

顾焦把火盆放在地上,走过去把油灯调到最亮,想了一会儿,然后去他房间把油灯取来:“光线太暗,伤眼睛。

萧郎眼珠一转:“你可以用火盆。

“我睡觉也不会冷。

谷雨说。

停了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睡觉前我能去你房间暖暖身子吗?

"...嗯。

萧郎点点头,坐下来,继续抄他手侧的书。

顾焦知道自己是靠给别人抄书挣钱的。

虽然挣的不多,但是一月工资很少。

但家里会从他身上拿一两,美其名曰交公粮给原主人。

主人不知道家里的饭钱是他出的,但是当家人对自己真的很好。

平心而论,小只是对原来的主人态度不好,这也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好,而不是因为小性格不好。

顾娇愣了一下,说:“你不用再给家里钱了。

我以后在家吃饭。

萧郎拿着笔的手。

顾娇把没吃完的盘子和衣服拿来烤。

她轻轻地移动,轻轻地呼吸。

要不是小雨几次看到她从角落里出来,也许我都感觉不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顾娇抬起眼睛看萧瑜情贴。

哦,灯下美人,真的更好看。

她弯着眼睛笑了笑,“对了,今天回来的时候,听说张医生明天要去回春堂,回春堂因为医生去世,生意不好,所以诊费便宜很多。

小余浪听了这话,停下笔,看向顾娇。

顾焦见他看着自己,忽地心底升起一些愧疚。

声音很柔和。

“刚刚,我问了回春堂的人。

咨询费只要十便士,草药费另计。

等你考完试,我陪你去看一看。

萧郎的眼睛微微有些黑,她看不出任何情绪。

房间安静了一会儿。

他说:“好吧。

顾娇听后没有再说话,继续烘衣服。

衣服烤好后,顾娇悄悄离开了。

萧郎抄书抄到半夜,起来的时候发现顾焦已经把衣服烤好了,整齐的叠在椅子上。

他拿起他的衣服,打算把它们放在柜子里,但他在底部看到了一双新鞋。

第二天早上,顾娇准备了一顿饭。

她摆好了菜,因为小余浪今天要考试,顾焦给他盛了半碗野蘑菇汤,不是特意盛的。

他担心去考场找厕所。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我总觉得小雨的小眼睛里不经意间掠过一丝幽怨。

顾娇为一整天的考试准备了馒头和水。

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么,她往行李里塞了十个硬币。

萧瑜情拿着铜塞看着她,眼睛动了动,没有说话。

顾焦把收拾好的行李递给他:“我已经付了车费,也打过电话,可以直接带你去书院附近。

“嗯。

萧郎回答,拿起行李,拄着拐杖走出门去。

顾焦看着他的小瘸腿,忍住了把他送到村口的念头。

我肯定他也不喜欢。

当萧郎到达村口时,罗尔舒的牛车已经停在槐树下,许多人坐在那里,都是带着自己的小菜鸡蛋到镇上卖的村民。

当村民们看到他时,他们都笑着对他打呼噜。

萧郎是一个学者,平日里看起来很冷淡,但他没有多少架子。

任何想要阅读或回复信件的人都会来找他。

顾家男人顾大顺虽然也是秀才,但顾大顺白天待在私塾,晚上在家苦读。

村民们很少打扰顾大顺。

车上还有最后一个座位,应该是给他留的。

萧瑜情正要上去,忽然觉得身边有个人影在徘徊,挡在了他的前面。

对方一手扶着牛车,另一手拉着身后的另一个身影:“顺子,快点!

那是周的母亲和儿子。

周把小雨的帖子堵得严严实实,根本不给小雨上牛车的机会。

在公交车上,一位阿姨说:“顺子的妈妈,余浪先来的。

顾大顺在牛车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他转过头,看了看母亲,又看了一眼小余浪。

萧郎看上去冷漠无情。

周毫不在意地哼了一声,“我要考试!他先来的。

为什么?能不能先耽误我顺子考试?

村里的人都知道顾大顺是个有前途的人。

他前阵子被县立学校录取了。

那是一个学者。

听说给县长行礼不用跪。

虽然萧郎是个好人,但他没有顾大顺的前途重要。

如果顾大顺发达了,不仅仅是他家光荣,整个清泉村都是他的光荣。

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罗尔叔挖苦地说道。

“余浪...他也去考试了。

昨晚顾娇来找罗二叔的时候,他和罗二叔说清楚了。

小雨要去一所大学参加考试。

小雨腿脚不方便,告诉他一定要派人给他。

因为这个原因,他被多给了两个铜板。

罗秒。

大叔不解,小雨不和家里的傻子打交道。

他说话做事都像变了一个人。

但他还没来得及问更多的问题,顾娇就走了。

听说小也去考试了,周一点也不担心。

小余浪的考试能和她儿子的相比吗?

但顾大顺惊愕地看着小余浪:“你……也要去天香书院?

“嗯。

萧瑜情淡淡地应了一声。

小余浪第一次来到这个村子时还是个孩子。

那时候顾大顺也是个孩子。

后来,顾大顺考上了秀才,小余浪还是个孩子。

顾大顺并没有那么看重小。

“你已经半年没去过私塾了……顾大顺摇了摇头。

那意思很明显,小余浪根本通不过考试。

原本要去劝说乡亲们给萧瑜情让座的罗二叔,默默地把话咽了回去。

既然考不上,那就不用折腾了。

《我捡的夫君成首辅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