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未了小说推荐

>

未了小说推荐

一夜盛夏著

本文标签:

《未了小说推荐》是网络作者“一夜盛夏”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姜颦时厌,详情概述:床头灯打开,她疲倦的眼皮上抬,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姜颦猛地惊出一身冷汗:“时,时厌?”时厌闲适的靠坐在床头,抿了一口酒,“嗯。”姜颦强制自己冷静:“我记得,我叫的是个有经验的……男公关。”怎么会睡到熟人头上?!时厌:“刚回国,见到老同学想来打个招呼,结果……”结果老同学在一片暗色里主动投怀送抱,跟...

来源:黄诺先   主角: 姜颦时厌   更新: 2022-12-16 18:11: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主角姜颦时厌出自现代言情小说《未了小说推荐》,作者"一夜盛夏"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 姜颦在自己二十五岁生日这天,拉黑了男友,在酒店给自己约了一个帅哥进行深入交流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的环境更能刺激人的感官姜颦一直以为自己是性冷淡,在奋战了一夜后,她打消了这个错误认知"啪"床头灯打开,她疲倦的眼皮上抬,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姜颦猛地惊出一身冷汗:"时,时厌?"时厌闲适的靠坐在床头,抿了一口酒,"嗯"姜颦强制自己冷静:"我记得,我叫的是个有经验的……男公关...

第002章:我流血了

姜皱起了眉头。

按照纸上的号码,蒋薇拨通了电话。

直到十一二秒才接通,那时我已经厌倦了。

他的声音有点像他在安排一些工作,然后它通过:“你醒了吗?

正要报名的蒋薇愣了一下:“你知道我的手机号吗?

累:“嗯。

但是没有解释。

姜维也没怎么注意。

"你的戒指落在酒店了。

"

厌倦的瞟了一眼他空摆动的食指,“我现在走不开。

我晚上八点钟来找你。

蒋薇想说,既然忙,就把公司地址告诉她,她放前台就行了,他却不耐烦的挂了。

走出酒店的蒋薇突然想到八点去哪里找她。

——

因为是第一次,又花了这么长时间,姜伟走路都有点不舒服。

但是她没有经验,不知道自己受伤了。

回家前,姜伟从超市买了一个收纳盒,开始存放林母放在自己地方的东西。

已经是四方市新贵的林牧,不再是自己创业的无名小卒。

他名下已经有十几套房子了,但还是喜欢和蒋薇挤在她那百平的房子里。

总是想留在这里。

蒋薇很容易和她喜欢的人交谈。

当他总是不肯离开的时候,她让他留下,但只是单纯意义上的。

姜维想了这么多年,他们两个就要结婚了。

为了一件美好的事,还不如留在新婚之夜。

但是当她期待他们的婚姻时,他却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打滚。

房间不大,蒋薇收拾得整整齐齐,东西都分门别类,很好找。

姜维耐着性子看完,把林牧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放进收纳箱,把原来的双份东西一件件拆开。

就像用手撕了两个人过去的六年,她的心就像被撕了出来空。

收拾完大部分东西,入户门被打开,男子看到手机躺在身边,急忙跑向卧室。

“老婆。

林牧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姜维,下巴压在枕头之间,像一个无助的孤儿终于找到了可以停靠的港湾。

带着不公正和困惑。

在以前,只要他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姜维就会一直跟着他。

但那只是以前。

姜维深吸一口气:“放手。

林母拒绝了,却把她抱得更紧了。

蒋薇挣扎着想要挣脱手臂的时候,林牧不小心拉下了她的肩袖,修长的脖子,半露的领口,林牧却被她胸前的吻痕刺中了。

“你昨晚没回家。

你说再见了吗,睡觉,和谁一起睡...?"

林牧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浑身颤抖。

姜维垂下眼帘,整了整衣服。

“是的。

这个“是之后,我心中空匡的感觉又加深了一分。

林牧脸色变得狰狞,压着她的肩膀:“是谁?!你和谁上床了?!谁他妈动你了!

姜维看着他疯狂的样子,心中生出了复仇的快感。

“那你呢?林牧。

她问他:“你还记得你和多少女人睡过觉吗?

“那是你从来不让我碰的时候!林牧咬牙切齿地说,“我是正常人!我尊重你,不碰你,我总要找个人发泄!我把你当仙女献上,你他妈背着我跟别的男人上床!你配得上我吗?!"

姜维疑惑地看着诡辩的林牧,心里一阵凉意:“既然你觉得自己这么理智,既然你觉得找个女人是对的,那你为什么不敢让我知道?

林狰狞的面孔扭曲着,顿了顿。

姜维压住怒火:“至于我跟谁睡了,真的跟你没关系,因为我们昨晚就分手了。

“我没同意!林怒声,“我不同意分手。

昨晚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你不说我早晚会发现的!

蒋薇深吸一口气,和他对峙,这让她觉得很累。

“你差不多已经收拾好你所有的东西了。

你可以拿走,留下你房间的钥匙。

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

林牧看着她收拾出来的东西,被刺激的把蒋薇按倒在床上。

“老婆,找别的女人的东西是我的错。

我会改的,我保证以后会改。

我只想要你一个人。

我知道我错了。

你能原谅我吗?我们不是已经在讨论结婚了吗?我真的知道错了。

他试图吻她,当他使她不高兴时,他总是这样做。

但在姜维的统治下,背叛不值得原谅。

“滚出去!

姜维不知道手里拿的是什么,就朝自己头上扔。

这是一个音乐盒。

大学时林牧送的礼物。

此刻,音乐盒打破了林牧的头,姜维把他推出了房间。

在关门之前,林木红的头一直在流血,他红着眼睛看着她说:“亲爱的,我在流血。

你不带我去医院好吗?

他说,“我在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