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武侠修真> 闪婚后爱,齐先生太腹黑

>

闪婚后爱,齐先生太腹黑

叶繁星著

本文标签:

长篇武侠修真小说《闪婚后爱,齐先生太腹黑》,男女主角叶繁星苏雅静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叶繁星”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呲—”倏地,一辆车黑色的劳斯莱斯驶过来停在不远处的路边。车窗滑下,露出男人冷傲的俊颜,五官深刻的轮廓让他显得有些漠然,好似什么都不会放在眼里。一双寒眸投去冷冽的视线,叶繁星心一紧,身侧的手紧紧握拳。“过来...

来源:黄钰洁   主角: 叶繁星苏雅静   更新: 2022-12-17 18:59: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闪婚后爱,齐先生太腹黑》是网络作者"叶繁星"创作的武侠修真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叶繁星苏雅静,详情概述:"叶夫人,好巧呀,你怎么还有闲工夫出来逛街?""我出来逛逛怎么了?"何琴没好气的说道,"难道还要天天都待在家里,任由别人来欺负我?"叶繁星知道她这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不过看着她的样子,应该不知道自己和阿海的那点破事,已经被叶繁星发现了"话可不能乱说"何琴冷哼,觉得叶繁星现在耀武扬威了有事没事出来晃悠,还故意到叶家附近来,就是为了恶心她的"叶繁星,那么多的地方你...

第5章 要怎么让他相信她

睡到中午十二点半,佣人敲门让她下去吃饭。

叶繁星下楼的时候,齐霁正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

她脚步微微一顿,有些不自在的走下楼,齐霁似没发现她,连头都没抬一下。

一直到饭菜上齐,齐霁起身坐到餐桌前,寒眸冷冷的扫了眼立在旁边的叶繁星。

叶繁星朝他看去,正巧俩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

‘怎么,要我请你入座?’莫名的她在他的眼里看出这句话。

俩人的视线一触即开,叶繁星抽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佣人们摆好碗筷退到一边,餐桌上的气氛有点互不相干的尴尬。

叶繁星拿起筷子只夹面前的菜,不曾在男人身上多看一眼。

齐霁一样的自顾自的吃着饭,好像彼此都无视着对方。

氛围太奇怪了,叶繁星吃了几口有些受不了的抬眸瞥了眼齐霁。

后面还要借用齐霁帮她查爸爸的死因跟遗嘱的事。

俩人的关系能缓最好,不能的话…俩人的误会还是能澄清就澄清。

想着,叶繁星斟酌了下用词,抬起盯着齐霁诚恳起誓道:“齐霁,我向天发誓,如果我推了苏雅静就……

“啪!

齐霁脸色阴沉,手里的筷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一双寒眸没有一丝温度的看着她,无限的气势让叶繁星没继续说下去。

她到底要怎么让他相信她是无辜的?

找到当年推苏雅静的真正凶手,可一年多前都没有证据,现在就更难找到可以证明她清白的证据了。

似被她影响到食欲,齐霁阴沉着起身夹杂一身的寒意离开。

叶繁星皱眉,也没有了食欲。

这晚,她等着深夜,齐霁都没回来,次日她出门才知道齐霁一夜未归。

离的近,叶繁星吃完早餐就找回去,大厅里正贵夫人做派享受用餐的何琴见到叶繁星进来面色一变。

“叶繁星,你是怎么溜进来的!?何琴一大早的就挂了一身的珠宝首饰,见到叶繁星顿时尖锐道。

叶繁星瞥了眼,餐桌上,摆满了各自精致的早点、燕窝等。

爸爸在的时候他们都没这么奢侈过,现在何琴母女俩花他们的钱很舍得嘛。

见她看着餐桌上的美食,何琴得意的笑道:“馋了吧?呵呵忘了你在监狱里蹲了一年多,不过可惜这些精致的早点你吃不起了呢。

偌大的叶家家产全部由她跟叶灿灿继承,这近半年的时间几乎是为所欲为,花钱跟流水似的。

“砰——

“呐,拿去吃吧,何姨我还是对你很好的呢,呵呵……何琴端起面前的一盘榴莲酥连盘一起扔到叶繁星脚边,跟打发流浪狗一样,羞辱感十足。

早些年为了能跟叶父领证,她着实对叶繁星低声下气的讨好了好段的时间才让叶繁星认可她,后来靠着怀孕跟叶父结婚,结果生的是个女儿。

叶繁星拳头握紧,看着何琴如今嚣张的模样跟从前慈眉善目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低头,看着脚边的榴莲酥,随即弯腰捡起。

何琴期待的盯着她,似叶繁星真的会捡起来吃。

下一秒,叶繁星冲钢琴,在其她人还没反应过来前,将榴莲酥往她嘴里塞。

“啊呸…小贱人你找……何琴怒骂,反而让叶繁星顺利的将榴莲酥塞进她嘴里。

旁边的佣人反应过来上前欲帮忙,叶繁星随手一挥,将桌子上的早点连盘带碗的扫到地上。

“你们动我一下试试!她怒容环顾一圈,这里的佣人大多在叶家干了好些年的,对她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叶繁星冷冷的扫她们一眼,不紧不慢的朝楼上走去。

何琴把嘴里的榴莲酥吐出来,怕几个女人对付不了叶繁星,嚷着让佣人打电话叫门卫的保安过来。

叶繁星上楼回自己的卧室,推开门,里面已经摆放了叶灿灿的东西。

她忍着怒意,走向衣帽间里的梳妆台,这里是边,她的一些私人东西,母亲留下的一些首饰放在这里的。

抽开抽屉,母亲留下的一些值钱的珠宝有几件不见了,她的首饰盒里装着叶灿灿的首饰。

显然,她拥有的东西都被叶灿灿给霸占了。

何琴跟进来,就看到叶繁星在打首饰的主意,急匆匆的怒骂着冲过来抢她面前的首饰盒。

“还我!

叶繁星侧身躲开,不屑冷道:“还你?

这里面的那件东西不是他们叶家的?

“叶繁星,我告诉你,你再不甘心,老叶立了遗嘱,叶家的所有东西都留给我们母女俩了。何琴冷笑道。

叶繁星面无表情,冷静道:“那你知不知道这些首饰是我妈留给我的遗物,你们有权霸占?

何琴瞳孔微微一缩,反正不会让叶繁星拿走一点值钱的东西。

此时,佣人喊的保安匆匆赶来。

“快,就是她,给我抓住她,你们也看到了,她偷我家东西,价值好几百万,送警局叛她十年八年……何琴恶毒道,朝赶来的保安队长使了个眼色。

只有几人咬定叶繁星偷了价值几百万的首饰,肯定能定她的罪,最好是让她老死在监狱里最好。

“对,我们看到了。保安队长收到信号,甚至还拿出手机对着叶繁星拍了几下,叶繁星手里还拿着首饰盒。

“还有,我不是说过不准她进来,现在她可没资格进咱们的别墅区里,果然,她进来就是来偷东西的。何琴瞥了眼保安队长冷冷道。

叶繁星一脸的淡漠,对于何琴她们的陷害她压根不怕。

这些首饰是母亲留给她的遗物,根本不在叶父的遗产下。

与此同时,苏雅锦昨日告状,让齐夫人知道自家儿子居然跟叶繁星把证领了,昨晚给齐霁打电话,儿子让她别管。

越想越气,一晚上没睡好的齐夫人一大早的便匆匆赶来兴师问罪!

她天之骄子的儿子怎么能娶一个坐过劳的恶毒女人!

尤其,叶繁星还‘害’的是齐霁的未婚妻苏雅锦。

“叶繁星呢?

齐夫人气势汹汹而来。

“夫、夫人好,齐小姐她回家了。佣人愣了下,指了指对面的别墅。

“去,把她给我叫过来!